歡迎光臨! 恆春高中第三屆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857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家山傳奇~ 筆者 劉慶雲

 

瑪家山傳奇~

一個偶然的邂逅

人生有很多事真的說不明白,些許的糊塗,日子也許會比較好過些。我與瑪家山是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下結緣,話說101年2月農曆春節剛過沒多久,幾個臺北的同學興匆匆的南下高雄參加她們的老室友娶媳婦喜宴,當晚夜宿高雄市福華大飯店。翌日清晨東港的同學來電告知,要我開車接她們到瑪家鄉的瑪家村山上桃花園聚會。高雄住了30年,瑪家鄉於我只是個屏東縣山地行政轄區上的地名,根本就不知道所說的瑪家山到底在哪裡?看著老同學期盼的眼神,硬著頭皮開著我的老爺車就出發了。第一次上山,人生地不熟就慢慢開吧,沿著蜿蜒山路前進,開了有好一段時間,一山翻過一山,也不知道到底到了沒有?好不容易到達矗立在南北大武山和白賓山之間的瑪家村落(莫拉克颱風過境後已遷村山腳下),還好山上的景色很美,加上老同學好久不見,七嘴八舌的瞎掰著昔日年少輕狂的往事,談笑風生,氣氛愉快,不然我真的就要翻臉了。看了一下腕表,整整2個小時,才看見了所謂的桃花園,沒想到竟然是在海拔1000公尺的山上。莫生氣,雖然不是三結義時桃花滿開的桃園,但你看遠山含黛,藍天白雲,風景如畫。下得車來,這3個久居都市水泥叢林的臺北人瞬間的解脫又笑又跳,串串銀鈴似的笑聲,響遍了山谷,好像一下子所有的煩惱全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這一次偶然的邂逅,我與瑪家部落結下了不解之緣,一放假就想到山上散步泡茶。

山的呼喚












大清早,整個城市似乎尚在睡夢中,我已開車到瑪家村的途中,路上人車較少,雖然從高雄開車到山上,至少還要一個半小時,來回一趟可能要超過3個半小時,不知為什麼我對這座山卻情有獨鍾,不以路遙為苦。進入三地門鄉,沿著山坡路上來,出現3條叉路,左邊往山地門文化園區,右邊是鄉公所,所以是中間這一條直開上來,路有點彎曲,不過路況良好,開過幾回後還蠻好開的。一路上來,半山處建有2座涼亭,供遊客或路過的單車客休息。佇足欄杆旁,居高臨下,遠近群山環抱,只見北大武山終日雲霧繚繞,據當地原住民說本山區超過3,000公尺的高山就有3座之多,仰之彌高,鐵塔似的身影神聖不可侵犯。幾隻老鷹振翅翱翔,盤旋於溪谷之間,自由自在。兩山夾谷之間,老濃溪蜿蜒流過,如潛龍般見首不見尾,西流直奔臺灣海峽。太陽西斜,飄起淡淡的山嵐,
四下無人,天地之間寂靜,謙卑之心油然而起。



山要美除了山形雄偉秀麗,還要有雲霧繚繞,方能顯出大山的靈秀之氣。春寒乍暖,寒流過境時,一團團的霧氣從谷底上昇隨風飄來,霧茫茫的一片,霧色朦朧中,山虛無飄渺的浮游在雲端之間,真不知是天上還是人間?有時還可以遙見北太武山頂上的雲瀑,陽光下,只見一團巨大閃閃發亮白色的滾雲如大瀑布,夾著雷霆萬鈞之勢,從峰頂間翻滾直瀉而下如萬馬奔騰,氣象萬千。屏東的山較少人為的過度開發,許多山還保持著原始的樣子,沒有礙眼的檳榔樹和有錢人家的別墅,沒有呼嘯而過的汽車和催你讓路的喇叭聲,儘可大剌剌橫行在山間小路,惝徉於大自然的懷抱中。我見青山多美麗,尋找的就是一呼一吸天地之間那一種沒事悠閒自在的感覺。

有次上山,適逢冷氣團過境,山上一直飄著濃濃的霧夾雜著細細的雨滴,山友起了一個很有詩意的名字叫霧雨。春雨濛濛,煙霧中,山不見了,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霧中花,花非花,隔了一層霧,感覺甚麼都那麼美, 人生有的時候就是要學會霧中看花,不需要太認真執著。冷風迎面吹來,遠處隱約傳來淙淙的澗水聲,濃霧中,亭子內喝茶小憩,亭外飄著濛濛的霧雨,山中寂靜,不聞一絲塵囂,哦!老天!我一個凡夫俗子,竟能如此奢侈的擁有這一片大自然神奇的美景。

龍門客棧





















過了中午,從瑪家山下來,我喜歡直接開到三地門鄉的土雞城,一面欣賞屏東平原的景色,再點一鍋鮮美的雞肉火鍋,小憩一番,享受著假日的悠閒。直到有一次因為流連山色風光,不覺中過了午,想想該下山用餐了。下山途中,經過山谷林的招牌,隱約聽見有人的談話聲,好奇心驅引下,我把車子停了下來,沿著石階走進來,沒想到林蔭間別有洞天,只見林木扶疏,房舍乍現,老闆娘忙碌中瞧見我進來,趕緊放下手中的東西出來招呼,原來是一對原住民夫妻經營的小餐廳,山野之間出現一家很像龍門客棧的小店。這家店幾乎是瑪家山區唯一的餐店了,隱於路旁的山凹之間,不注意根本就不會發現。老闆親手栽植了不少奇花異草,濛濛雨中,綻開的山杜鵑和紫牡丹含笑的迎接著我的到來,山坡邊不知名的小野花一團團盛開著,相互爭奇鬥艷。雨稍歇,太陽露出臉來,林間的小鳥引頸高歌的昭告人們:春天來了。山中春暖,農曆新年尚未過完,這兒早已經是鳥語花香一片春意盎然了。涼亭內簡單的擺著一塊黑色的石板桌,原始粗曠的風格充滿了山中部落的野趣。谷中吹過來的風,帶著些微的涼意,不過吹在身上很舒服。此刻,煙霧迷茫中,林木若隱若現,聽到的僅僅是風從樹梢頂上輕輕掠過的樹濤聲和啾啾鳥鳴聲,在這兒用餐沒有浪漫的燭光,更沒有漂亮的裝潢,碗筷杯盤可能還要自己動手,不太講究服務,一切隨緣,把這兒當成自己家的餐桌,這樣吃起來或許更香甜可口,更輕鬆自在些。












不遠處傳來淙淙的流水聲,老闆介紹說是從山上流下來的小瀑布在谷底形成了小水潭,溪谷產的溪蝦、溪魚更是新鮮味美。第一次光臨這一家店,不知點甚麼時,我聽了老闆娘的引薦,點了本店的招牌名菜:羊奶樹雞肉火鍋,雞隻是老闆娘的妹妹自己養的放山雞。當老闆把我點的火鍋端上桌,一陣羊奶般的香氣襲人,雞肉鮮嫩,還沒動筷子已經先醉了。炸成金黃色的溪蝦、溪哥香、酥、脆入口即化。山風輕輕的拂過渾身舒暢比吹冷氣還舒服,只有一個人,不客氣啦,我把自己當梁山好漢,大塊吃肉,雖不能大碗喝酒,一鍋火鍋不覺中已鍋底朝天。吹著口哨下山,口齒留香,從此,我變成了這家山中野店的常客。



為圃吾不如老圃


更神的是,有一次約了明顯兄和他的高鄰高先生3人共同到山頂的桃花園踏青,回頭到了山谷林用餐,順便向老闆查詢有無新鮮的菜蔬可供火鍋清燙?老闆說等一下,到菜園裡摘一下子就回來。老闆是當地的原住民沉默寡言,與世無爭,55歲教職退休後和太太一起經營這家餐廳,獨力在自家旁邊的小坡地上開闢出一塊菜圃,種植著四時蔬菜。他的體力驚人,每天要整理菜園,工作往往超過12個小時,不過字典裡從來沒有累這個字。明顯兄和高先生一時興起,問說是否可以親自到菜園裡摘菜?老闆不失原住民好客豪爽的本色,爽快的點頭答應了。看見他們2人興高采烈的在菜園裡拔菜,不失赤子之心。一會兒,2人就採了一大把青翠的茼蒿、油菜進來,清洗完,火鍋也煮開了,早春山上長出來的這些菜蔬,沒有蟲蟲與你共享,鮮嫩的茼蒿,一涮即起鍋,滋味鮮甜可口,端的是人間美味。術業有專攻,請學為圃,吾不如老圃,明顯兄和高先生更是讚不絕口,至今想起,我都還垂涎三尺呢。可惜種的茼蒿菜不多,還要選對時間,可說只可遇,強求不得。餐後,老闆娘告訴我們說,如果不趕著下山,還可以在涼亭內泡泡茶納涼,享受午後山谷的清涼。接滿一壺泉水,煮開後,緩緩注入壺裡,山泉水軟,茶香撲鼻,三人促膝談心。太陽逐漸西移,談興正濃還真捨不得下山。可惜身不由己,這只能是夢想罷了。天色漸晚,也該下山了。下山前,我們3人跟老闆約定,明年春天要再來品嘗鮮嫩的茼蒿。山谷林的這一鍋,反璞歸真是道地的山地部落原味,在我的世界就是天下第一鍋。

人面桃花相映紅





















農曆春節方過,想想瑪家山的桃花和杏花也該開了。我附庸風雅的約了明顯兄共同上山賞花。車子停在瑪家村派出所旁,明顯兄提議沿著產業道路,一路步行上去,1個多小時的山路,桃花園顯現在眼前。涼亭旁,幾枝桃樹含苞待放,枝頭上,早開的的桃花笑靨迎人,粉紅的桃花映著藍藍的天,好一幅春暖花開,大地春回的美景。那天遊客不多,背包內取出茶具,汲水煮茶,水未開之際,我早就選了幾枝開的最美的桃樹,搶鏡頭去了。南部地區很少看見桃花,枝頭上的桃花舞春風搖曳生姿,千嬌百媚。人面桃花相映紅是流傳了千年的佳句,可惜此刻站在桃樹下的是一個醜男人,有點辜負了這良辰美景。

桃花開過了,另一個假日上山,春光明媚,天清氣朗,端的是個登山踏青的好日子,等我們抵達山頂時,這一次換主角了,展開雙臂歡迎我們的是朵朵盛開艷紅的杏花。坪頂的涼亭裡早已擠滿了人潮,連要找個煮茶的地方都很難。明顯兄去想方設法找休息的地方時,我則盯上了幾枝開著的杏花,有一點像薔薇花,豔麗又直逼玫瑰花,不懂的事真的不要裝懂,要去問懂的人才不會出糗,一位原住民小朋友很有禮貌的告訴我,伯伯,那是紅杏花。滿山春色關不住,一支紅杏艷群芳,忽然間,我有點懊惱自己太過老土,居然土的連杏花都不識得。好在瑪家山在屏東,過個高屏大橋就到了,以後春臨人間時,可以常來賞花。想著想著,有點懵了,哦!差點就忘了一件事,趕緊拿起相機搶拍鏡頭。我拍過很多的花,覺得杏花真的很美,比桃花艷麗,繁花似錦,紅杏含春,奼紫嫣紅中獨占花魁,尤其是透過陽光,拍出來的那一種半透明的紅紫色,真的是人間絕色。白雲朵朵,青山杏花相映紅,眼前美景,我辭窮,擠破了腦袋也找不出最美的辭彙來形容當時的風情。

相逢即是有緣

明顯兄的外交能力真的是一流,不到一菚茶的時間就找到休息的地方了,交涉的結果是與一位原住民年輕的朋友共享桃花源小野店廊下的一塊小方桌。我相片都還沒拍過癮就招手要我過去,看見外面洶湧賞花人潮也只好將就了。櫃檯後,站著一個面貌黝黑,眼睛銳利有神,戴著西部牛仔帽長得很酷的原住民,他就是山友口中的潘大哥,也就是桃花園主店老闆本尊。我們因為要常來此健行,就趕緊和他攀交情,交談幾句,沒想到他竟然認得我們省恆高中的老校長李鳳書、教務主任鍾國基等人,更神奇的他還是我們恆春高中第6屆的校友,客棧屋簷協助烤山豬肉的小舅子也一樣是後期的校友(附圖)。佛家講的是緣,無緣對面不相逢,原先只是想攀交情圖個方便,誰知道交談後,在海拔1000公尺高的山區的龍門客棧,老闆竟是我們的校友,真的是有緣千里來相會,他鄉遇校友。雖然初次相逢,人不親,至少土親,同出[寒門]句句學長,談笑聲中,憶起學校40多年前草創時的前塵往事,不時爆出一陣陣的笑聲,引來其他遊客的側目,紛紛猜想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不管眾人詫異的眼光,我們繼續互敘同鄉之誼,畢竟他鄉遇故知是人們心目中的人生第三大樂事啊!老校友無意間相聚,開開心心的開懷大笑又何妨。

清泉石上流

這幾天又是梅雨鋒又是西南氣流,瑪家村在幾番雨水滋潤下,鑾峰疊翠,顯得格外嫵媚動人 。乍雨還晴。群山之間,山嵐升起,似雲似霧,空谷幽林,草木蒼翠,一片欣欣向榮之意,昨天山壁上還是高掛著涓涓戲流的澗水,忽然間,怒瀑山水飛騰,變成了閃閃發亮的銀鍊,疑是銀河落九天。置身此山,山林蔥鬱,怒瀑飛泉,清泉石上流 ,在山泉水清,冰清玉潔。環山谷間,澗水低鳴,淙淙泉水聲與午後的蟬鳴,恰似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 ,有興傾聽大自然的天籟之音,我留戀這神仙洞府之境,樂不思蜀。從沒想過瑪家山區是如此的美,1、2月桃花、杏花滿山林,3、4月的盛開的白油桐花又為山上覆蓋著皚皚白雪,為南方的暮春增添了幾許北國的風情。5月11日明顯兄仍在大陸旅遊,我獨自一個人上山,平日翠綠的山景,不知什麼時後下起了黃金雨,幾乎所有的相思樹花一瞬間怒放,灑金黃色的花海,滿山黃澄澄的,瑪家山一夕間變成了黃金山。端陽節的腳步近了,山路兩旁一串一串數不清盛開的月桃花,如豐年晚會中,盛裝的部落美少女胸前純潔無暇珍珠,倚偎在黃金戰士旁,面對這片美景,我懷疑是否置身在夢境中,定了一下神,趕緊拿出我的老爺相機拍下當天的美景,看到相片,別懷疑這座黃金山就在我們屏東縣的瑪家鄉。四時佳興與人同,萬物靜觀皆自得,每次上山總能盡情欣賞季節變換時瑪家山區的美,山川秀麗,佳餚美景常相伴隨,想想我最近的日子過得算是蠻愜意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