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恆春高中第三屆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856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古董收藏 筆者: 劉慶雲

 
我的收藏 - 止於大觀  劉慶雲:May 23, 2013 
 
談到瓷器收藏,一般初入門的買家莫不競相追逐花花綠綠色彩瑰麗的明清瓷器做為收藏的目標。我們看到報紙上的報導,一個不起眼的元朝民窯景德镇北岸窯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拍出1568.8萬英鎊(約合人民幣兩億元)的天價,實在是不可思議,令人嘖嘖稱奇。這種瘋狂似的追逐已經偏離了收藏玩賞的雅趣。一直到了2013年國際古董拍賣市場瓷器項目中又出現讓許多專家趴在地上滿地找眼鏡的場面,原來在今年3月中旬在美國舉辦的纽约亞洲藝術週中,宋元時期的瓷器成為最大的亮点,均以高價被買家搶標。多年來,一直以元明清3朝瓷器為主,超天價的行情逐漸黯淡,換由大宋瓷器粉墨登場了。例如一個從路邊跳蚤市場以3美元買到的定窯小碗,一槌拍下了驚人的222.5萬美元的天價,另一個汝窯天青釉葵花的小筆洗更勁爆的拍出了2.0786億港元(約合台幣8億餘元),締造出宋代瓷器新的世界拍賣紀錄,這些拍賣市場上的價位,已經明白的道出了宋朝瓷器將是藏家未來競相追逐的一隻肥鹿。     
 
相較明清瓷器而言,宋瓷為千年來中華瓷器的源頭,燒瓷的工藝驚美絕倫,後代陶藝家所推崇。其器型典雅莊重,崇尚自然,贏得兩宋皇室、王公貴族、士大夫甚或一般芸芸大眾所寶愛。存世量的稀少,因而更顯得彌足珍貴。近年來海峽二岸的瓷器大藏家一致推崇玩瓷當以宋瓷為首,可惜鑲金包玉,摸摸口袋,相去懸殊,如果還心存有掏寶撿漏的想法,就有點太癡心妄想了,我這個升斗小民只能靜坐壁上觀。所幸昔日禁宮裡的皇家收藏,物換星移,幾度易主後,已飛入尋常百姓家,偶爾到故宮博物館欣賞欣賞,飽飽眼福就好。
 多年前,我還在收藏紅山古玉的時候,假日經常會去逛逛玉市場,認識了一對來自澳門賣古瓷的夫婦,有一天老先生忽然告訴我,有幾個出土的寶貝古瓷器,建議我一定要買下。我冷眼一看,那是啥麼呀!只見其貌不揚的器身沾滿了鐵鏽土塊,一幅江湖落魄的樣子,跟我的認知和想像中的瓷器完全二個樣,簡如是天壤之別。     
 
老先生見我不為所動,說好說歹仍然堅持要賣給我,拗不過老人家的熱情,勉強的把她買了下來了。天底下的事很絕,我不識泰山,泰山卻喜歡上了我,趕也趕不走,這大概就是佛家所說的緣分吧,那我就只有隨緣了,買就買唄,不必再為要不要掏錢買而煩惱。第一次接觸古瓷器,素色沒有瑰麗的圖案又髒兮兮的,我用有色的眼鏡看了一眼,實在不討喜,隨手把她往辦公室的角落一丟,不覺就忘了這幾件瓷器的存在。直到2010年12月調職臺南,搬家時清了出來,長的那麼其貌不揚,品相也不佳,要賣肯定是沒人要,這時丟也不是,乾脆把她洗乾淨帶回家當擺設算了。剛洗完,閃爍著古瓷器的寶光乍現,溫潤如玉,讓我的眼睛為之一亮,直嘆是有眼不識泰山。從那一刻起,我對這幾件瓷器百般呵護,惟恐有一丁點的閃失,再三交代家人,未經許可,絕不可輕動。冬天的晚上,沒事時就拿出來擺在案頭,用白色的柔巾輕輕的擦拭著,經過一段時間的照顧和寶愛有加,漸漸的閃爍著千年古瓷特有的含蓄內斂的寶光,讓我愛不釋手。我終於想通了,古瓷無語,你善待她,雖然還是無語,但她默默的回報你,看著我那幾件醜小鴨,慢慢的變成了渾身沾滿了富貴氣息的鳳凰......,真的是賞心悅目,讓人心怡。最近,我一直專心從事一項工作 – 宋瓷研究。     
 
  提起宋瓷,就不能不談到北宋末年的太上皇帝趙佶徽宗皇帝。趙大倌人在位26年,禪位給其子趙桓自居太上皇,這期間,大宋王朝朝綱不振,武備廢弛,有如狂風暴雨中飄搖的一艘破船,再加上力抵抗金兵的侵襲無,隨時都有沉沒的可能,靖康2年,金兵攻陷汴京,趙佶和其子趙桓(欽宗皇帝)及皇室貴族、貴妃、公主皆為金兵所擄北去,徽宗皇帝的兄弟康王趙構泥馬度江後,劃長江為界,定都臨安府,決定偏安江左,立即罷黜韓世忠,並以莫須有的罪名殺掉了矢志北伐不懂得官場文化的岳飛,開創了南宋王朝。金太宗封趙佶為昏德公,將其流放北國,最後客死異鄉,北宋至此滅亡,時值西元1127年。趙大倌人生性浪漫,喜歡豪奢,也是個很有天分的詞人、書畫家及鑑賞家,以花鳥工筆畫和一筆出類拔萃的瘦金體享譽華夏藝壇,可惜不善於治理國家,坐錯了位子,終致亡國。有關靖康之難和趙大倌人其人請參考維基百科網站。     
 
趙大倌人雖然昏庸,但當時社會的藝術發展,卻很難令人相信的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尤其是瓷器的燒製。趙大倌人皇帝當不好,對於瓷器的鑑賞,卻獨具慧眼,一般人望塵莫及。傳說某日負責皇室御用瓷器燒造的大臣請示趙大倌人喜歡啥樣顏色的瓷器啊?時多日霪雨天方放晴,我們趙大倌人望著西邊的雲彩,隨口說: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趙大倌人的金口一開,從此天青色就成了大宋瓷器的秘色。「這般顏色造將來」一直為後代收藏家競相追尋的夢想。某大收藏家2012年以2.0786億港元的天價拍下汝窯天青釉葵花筆洗,創下宋瓷新的世界拍賣紀錄,看來想要摘下夢中的星星還真要有銀子出頭啊!這般天價買下的是啥?告訴你,知道了絕對會昏倒,我們外行人眼中只是一個不起眼巴掌大的青瓷小盤子,古代的讀書人寫字繪畫時用來洗毛筆的小盤子而已,按其用途就稱之為筆洗(網站:宋瓷,圖片即可一睹「這般顏色造將來」 天價的廬山真面目)。    
 
在臺灣的大賣場買相同大小的盤子,掏出100元絕對可以買好幾個,可惜此盤非彼盤,一個是鑲金鑲鑽,另一個卻是泥巴,同器不同命,太陽底下不同命的事太多了,還是認命吧!萬一得了憂鬱症就划不來了。所以說搞收藏的人,心胸要豁達,得知我幸,不得我命,不是嗎?趙大倌人崇尚青瓷,對纯色的白瓷不是很喜愛。他認為青瓷釉色纯正穩定,有天青、粉青、月下白等,能窯變出深淺不同的青綠釉色,閒散淡遠的自然美,又符合趙大倌人淡定、出塵的道家思想。為顯皇室尊貴,官汝窯產品不准民間使用,因此流傳民間極少。據當時的人說,家財萬貫,不如擁有汝窯一件。一輩子能擁有一件汝窯器是美事,但那一碗粥卻遠在天邊,可望不可求,還是抱持著把故宮的當成我家的,偶爾去瞄一眼比較符合實際。     
 
一有了高價位,利之所趨就會出現仿品和贗品。後人爭先恐後研究仿造,均未能破解天青色的配方,不愧是秘色,而且還是絕對機密。官、汝、定、哥、鈞是很多人都能朗朗上口的兩宋5大名窯,趙大倌人宣政年間,燒出的汝窯器更是宋瓷中的瑰寶,記得2006年前臺北故宮博物院舉辦故宮大觀展(取其央央大觀、大有可觀之意,又恰為華夏歷史上最有藝術才華的徽宗皇帝的年號),瓷器展出項目是徽宗皇帝在位26年間燒造出來的汝窯真藏21件作品,堪稱世界之最。光是看到網站上展出的汝窯青瓷盤、水仙盆的相片,真叫人心嚮往之,恨不得身長雙飛翼,飛入故宮一親芳澤。可惜一直事忙無緣北上,對於藏於故宮夢中的「雨過天青雲破處」只能遙寄思慕之意。    
 
研讀這一段兩宋瓷器燒造歷史之餘,欣賞老祖宗巧奪造化的才華之餘,內心充滿愉悅才是最主要的收穫。其實人並非生而知之,很多大藏家和所謂的專家也都是從學習中學來的,經由學習積累鑑藏的經驗,才是入門的不二法門。研究了幾個月,對於歷朝歷代前輩幾百年遺留下來的鑑賞宋瓷的鑑別要點,舉凡兩宋瓷器時代的語言如窯口、胎土、釉色、紋飾和器型,或隨著歲月的痕跡所產生的時代符號,諸如開片、紫口鐵足、金絲鐵線、氣泡朗若繁星、薄胎厚胎、淌釉現象(請參考宋朝瓷器收藏相關書籍網站)......等等宋瓷特有的標誌也能朗朗上口,儼然半瓶水的架勢。宋瓷也就是這一些特徵,讓歷代的前輩收藏家如癡如醉,掀起一陣收藏風。    
 
真的不騙你,宋瓷乍看之下,像一個不施脂粉的鄉下小姑娘,不太惹人注目,有點養在深閨人未識,等到有一天,烏鴉飛上枝頭變鳳凰了,集3000寵愛在一身時,就會越看越可愛,叫你讀她千遍也不厭倦。我住高雄,故宮定居台北,一南一北相隔400公里,來去一趟大不易。因此我常把故宮、私人收藏和網站上宋瓷的藏品做為比對的標準,慶幸的是我的幾件寶貝中如天祿尊,出戟尊、棒槌瓶、膽瓶...也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宋瓷的特徵,但願他們真的是宋瓷,擺在客廳,能增添我家幾分優雅的書卷氣息。

 古文物歷經千年歲月的洗禮,還能夠留存重現天日,再展昔日風華,真的是很不容易。相片中的瓷器、玉器是我多年收藏的一部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隔幾天請明顯兄鋪上網,願與大家共享。
 後記:2011.09.22寫完頑石無語-談收藏續集後,前一陣子瑣事一籮筐,不得清靜,腦袋瓜子變得好像石頭般又僵又硬,一直提不起筆來寫下文。那天無意間瞥見置於案頭的寶貝,因為我的慵懶而蒙塵,實在慚愧。還好那些煩人的雜事總算逐漸清理完,生活才又變得多采多姿起來。心境好轉也才有雅緻寫續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